琼安妮家的猫

我有良人 国士无双。

一回来仿佛感受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觉得很有趣就来分享一下下...和基友的日常

1-4戏精飙戏日常[不是很正式的语c,请轻拍...

5 张良:我是谁我在哪???   韩信:让我好好写个作业可以吗


占tag致歉_(:зゝ∠)_

信:装作我能听懂的样子,子房好棒棒哦(b我怕我已经傻了)

翻译过来是:伤心不是哭的理由,傻才是(厉害了我的良不愧是言灵之书[扶墙)

占tag致歉

被这个聊天记录笑掉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君主你莫不是失了智啊阿房宫早就被烧了

瞎鸡巴写放飞自我系列

又是一年隆冬,鹅毛大雪与寒风共舞。韩秋笙从城门出来时,看见小路旁一棵已枯的桃树被大雪压垮了枝桠,枯枝露在外面,那形状像极了老人枯瘦的手掌,伸直了手指,像是要挽留住什么。看到这样的萧瑟景象,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家中几年前与他亲手栽的桃树,也是一样叶作尘土,花朵飘零。他依稀记得那个人与他挖开泥土,种下幼苗时,那样纯粹的笑颜,还有话语。“秋,等这树长大,抽出枝桠,开出花朵,我便可与你一同在桃树下吟诗作对,听你弹奏高山流水了。”那时他并未回应,却是将这一句话记了好多年。
如今多少年过去了,房前树木已是亭亭如盖,花开花谢,不知轮过了几回,那时说下的诺言,花前月下举杯共饮,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梦。韩秋笙一人走在雪...

随笔瞎写

还是一样的午时饭点时分,路易斯又看见了那个被所有人看做为异类的少年坐在角落位置,静静地吃着自己的午餐。他的周围没有人,大家都有意识地就像逃避瘟疫一样离他远远的,就像孤岛一样,那个人被孤立着。打好饭,坐在临近他的位置,那个银发的同级生没有在意谁的坐近,他金色的双眼盯着饭菜,吃得不紧不慢。
他可真好看。路易斯心想,装作在吃饭,眼睛却时不时往角落瞄,心里埋藏着不为人知的小心思。即使他知道那个人有遭人唾弃的女装癖,可路易斯却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仅仅是个人癖好,又不是什么危害社会的问题,他人也挺好的,友好而热情,为什么这个爱好一出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嫌弃他了呢?路易斯想和他做朋友,可那时候的他,也有着人性的...

1 / 2

© 琼安妮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